当前位置:在线查询网 > 在线四库全书查询 > 《珩璜新论》

《珩璜新论》_在线四库全书查询


《珩璜新论》

《珩璜新论》·一卷(江苏巡抚采进本)
宋孔平仲撰。平仲字毅父,一作义甫,清江三孔之一也。治平二年进士。元
祐中提点京西刑狱。坐党籍,安置英州。崇宁初,召为户部金部郎中,出提举永
兴路刑狱,帅鄜延环庆。党论再起,奉祠以卒。事迹具《宋史·本传》。是书一
曰《孔氏杂说》。然吴曾《能改斋漫录》引作《杂说》,而此本卷末有淳熙庚子
吴兴沈诜跋,称渝川丁氏刊版,已名《珩璜论》。则宋时原有二名。今刊本皆题
《杂说》,而钞本皆题《珩璜新论》,盖各据所见本也。是书皆考证旧闻,亦间
托古事以发议,其说多精核可取。盖清江三孔在元祐、熙宁之间皆卓然以文章名,
非言无根柢者可比也。卷末附录杂说七条,在诜跋之前,皆此本所佚,疑为诜所
补钞。今并附入,以成完书。至《珩璜》之名,诜已称莫知所由,又以或人碎玉
之解为未是。考《大戴礼》载曾子曰:君子之言,可贯而佩。珩璜皆贯而佩者,
岂平仲本名杂说,后人推重其书,取贯佩之义,易以此名欤?考平仲与同时刘安
世、苏轼,南宋林栗、唐仲友,立身皆不愧君子,徒以平仲、安世与轼不协於程
子,栗与仲友不协於朱子,讲学家遂皆以寇雠视之。夫人心不同,有如其面,虽
均一贤者,意见不必相符。论者但当据所争之一事,断其是非,不可因一事之争,
遂断其终身之贤否。韩琦、富弼不相能,不能谓二人之中有一小人也。因其一事
之忤程、朱,遂并其学问、文章、德行、政事一概斥之不道,是何异佛氏之法不
问其人之善恶,但皈五戒者有福,谤三宝者有罪乎?安世与轼,炳然与日月争光,
讲学家百计诋排,终不能灭其著述。平仲则惟存《本集》、《谈苑》及此书,栗
惟存《周易经传集解》一书,仲友惟存《帝王经世图谱》一书。援寡势微,铄於
众口,遂俱在若存若亡间。实抑於门户之私,非至公之论,今仍加甄录,以持其
平。若沈继祖之《栀林集》,散见於《永乐大典》者,尚可排缉成帙。以其人不
足道,而又与朱子为难,则弃置不录,以昭衮钺,凡以不失是非之真而已。